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少儿重疾保险 > 正文
  • 爱上大我十岁的大叔无法自拔_情感天地_论坛_天涯社区
  • 日期:2019-11-01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前面还能看看,后面简直太扯,扯在什么地方? 答:只要是只公的,就喜欢上楼主 ;只要是只母的,就喜欢楼主的大叔。 你们是人民币还是美金?我说我回去了,他说好!很高兴认识你。  我跳上车,看着后视镜里的他越来越远……  回到家后洗了个澡便准备睡觉,这时收到了大叔发来的一张照片,是在酒店往外拍的一张夜景,他说:以前没发现,你们村夜景很好!  我们村!我突然觉得我受到了侮辱,我们小县城虽然比不上市里,但怎么说他住的酒店也是五星级的!  “我们村太落后了,哪里容得下您老人家啊,您还是回城里吧。”我迅速的回了一条信息。  许久后大叔回了我一条:不要,村里的姑娘挺好。  我思忖了一下,没再回,这大叔想撩我,意图很明显了,但我不考虑离过婚的。  之后的几天大叔若有若无的给我发过几条信息我都没怎么回,我原本以为,事情到这里就没有然后了,一顿饭后大家互不相欠。可就在周末过后的星期一早上。领导给我抛了一个大难题,他一大早把我叫去办公室,说我的项目计划书做的很好,打算在周五的早上开一个公司会议,就计划书里的内容,让我给同事们仔细讲解一下,还说给我几天时间准备准备。  我顿时觉得压力山大,真是把自己下套里了,回到家后我打开电脑又要开始加班了,我先把大叔做的计划书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,我尽量不想再去打扰大叔,可这东西毕竟不是我做的,让我就里面的内容进行讲解,可里面有些东西,连我自己都还看不懂,我纠结了一晚上,总算整理出三千字的讲解,看了一下,觉得根本拿不出手。  第二天我心事重重的顶着一双黑眼圈去上了班,思来想去,我还是联系了大叔。  我说你有空吗?  大叔说:有事?我现在在海宁,还没回来,明天回。  我说:完蛋了,领导要在周五开会,要我独挑大梁对你做的计划书进行集中讲解,我昨晚弄到两点,勉强写了三千字觉得拿不出手,配不上你的计划书。  大叔似乎有些幸灾乐祸:这还真是麻烦了,讲解很考验一个人的临场应变能力,写好也没用,你的同事要是提问,你能当场回答的出来?你先把你写的三千字发我看看。  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是,我问他要了邮箱,然后把我的三千字发了过去。  大叔说我在忙,晚上再跟你详细说。  我总算是叹了一口气,大叔要是不帮我,我可就要出洋相了。  我说好,你忙完了联系我。  然后下班后我就开始等他,一直到9点,我洗完澡,大叔总算给我消息了。  第一句话就数落我一番:你这水平……是靠美色升的职吗?  看到这话我有些不开心:你啥意思?  说我潜规则上位吗?  大叔立马发了个笑脸:不,我是夸你美。  我说我就不该用你的东西,现在一大推麻烦事儿,连屁股都擦不干净了。  大叔嫌打字麻烦,直接发了语音过来,说,别怕,有我呢!  我说你先给我讲解一下吧。  大叔说不行,我没带电脑,我明天回来后去你们村找你吧,电话里说不清楚,我当面给你讲。  我有些不好意思:要不,我去市里找你吧,你这么忙还让你跑来跑去怪不好意思的。  大叔说不用,马路杀手还是别上高速的好,免得给别人制造麻烦。你明天等着我就行。  好吧,我也没再客气,说完后便挂了电话。  我松了口气,今天还是早点睡吧。  第二天,看到大叔的朋友圈,下午5点,他似乎还在高速,我想着这么晚了,他应该不会过来了,我看着电脑里的计划书有些心烦,发大叔微信也没回我。  8点半的时候我正打算去洗澡,突然大叔发来了微信语音。  我说你不过来了吗?  大叔说,带上笔记本,纸,笔,我在国际酒店等你。  酒店?我突然觉得大叔来者不善,意图不轨。  我说你出来吧,酒店不太好,我们约在咖啡厅见吧。这漏洞百出的写手,人家先给你发了邮件,现在你竟然不知道对方的邮箱?二,发语音是为微信语音,你说罢“还挂了电话”?别挂我挑剔,我也是大叔我到酒店的时候差不多快八点了,气氛有些尴尬,昨晚没来,总不能说我觉得他是色狼要意图不轨所以才没来吧,我只好找了个我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,我说我昨晚突然肚子疼,然后就去医院了,所以就没来。  大叔竟然相信了,很紧张的看着我:怎么了,怎么会肚子疼,那你现在还疼吗?  不……不疼了……  我一边说一边拿出电脑,笔记本和笔,然后慌慌张张的竟然把我的辣椒水喷雾也拿出来了。  大叔指着辣椒水皱了皱眉:这是什么?  我急忙抓起来塞回包里:这……这是香水……  大叔有些嫌弃:这香水的包装好简陋。  我胡扯了一句:这是我自己做的香水,所以比较简陋。  大叔笑了:你还会做香水,拿来给我闻闻。  不行,我急忙把包藏的远远的,我说我们干正事吧,没多少时间了。  大叔倒也没坚持,开始给我讲解,从头到尾,每到一个点,他举了好几个别人可能会提的问题,然后又让我一一记了下来,他说你今晚恐怕是没的睡了,这些东西你都得记下来。明天才能应付自如。  从8点一直到凌晨2点,大叔总算全部都讲完了,我收拾收拾东西打算回去,大叔一把拉住了我:都这个点了你还回去干嘛,这么多东西你记得过来吗?别浪费时间了,沙发和桌子给你,我洗个澡去睡了,你自己努力。  我想想也对,反正我是要到天亮了,而且大叔也很老实,全程连我的手都没碰一下,我还是相信他的。 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笔记临时抱佛脚,大叔拿了套衣服就去洗澡了。  我总算松了口气,这才想起我还没吃晚饭,真的快饿死了,然后看到酒店房间里有自费的泡面,我就去泡了一桶。  然后大叔洗完澡出来时,我正狼吞虎咽的吃着泡面。  大叔走过来一把抢走了我手里的泡面:你肚子饿告诉我啊。你怎么吃泡面,没营养!  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:快给我啦,我饿死了,晚饭都还没吃呢  大叔无语了:你怎么不早说,饿到现在别把自己饿坏了,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买。  不用了,我吃点泡面就好。我起身想去抢他手里的面,他却一把扔垃圾桶里了。  然后拉着我拿起车钥匙就往门外走。  “干什么,我还有好多东西要记呢。”  “没什么事比填饱肚子重要,回来再记吧”  我被他弄得一头雾水,倒也乖乖跟他走了,因为我真的好饿。  大叔拉着我走到地下停车场,然后跳上了一辆宾利,我当时大吃一惊,宾利是百万起步的吧?我之前想着大叔可能是有钱人,从他手腕上带的表可以看出来,江诗丹顿,如果不是假的,起码要十几万。  现在又一辆宾利,我真是小瞧他了。我看看自己的雷克萨斯,瞬间被秒成渣。我吞了一口口水,大叔看我不说话,主动找话题:这个点大多都关门了,可能要找好一会儿。  正在这是,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家炒面店还开着,我说就去那儿吧,这个点,小县城里开着的店很少的。  大叔很嫌弃的样子:那种店卫生不好,你经常去吃嘛?  那倒没有,不过这个点真不好找,而且我还得回去记东西,不想浪费时间,随便吃点得了。  大叔倒也没多说,把车停在了路边,然后我去打包了2份炒面。  之后我们又回去了酒店。  我递了一份炒面给大叔,大叔说他不饿,其实我觉得他是嫌弃。  我说你不要我全吃了。  大叔说你是猪吗,这么多你能全吃完。  然后我就真当着他的面全吃完了,一根不剩。  你好能吃!大叔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头:我明天7点要出发回市里,我先睡了,你好好记。  我点点头,看着他走到床边躺下。  就这样,我背着笔记,不知道什么时候,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7点半,房间里空无一人,大叔已经走了,我有点懵,可能睡得太沉,大叔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。  8点上班,我急忙收拾东西,却发现大叔给我留了张纸条在桌子上:可可,别忘记吃早饭。  然后还给我留了一张酒店的早餐券。  我匆匆去自助餐厅扒拉了几口,刚走出酒店门口,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,我接了后竟然是大叔。  起床了丫头。要迟到了。 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?我当时就觉得我甩不掉他了。  你猜。电话那头,大叔坏坏的笑着。  你动我手机了?我急忙看了下通话记录,早上六点半的时候我的手机拔了一个号码。谁叫你上次不给我,好了,我上高速了,不说了,祝你今天顺利。  大叔说完便挂了电话。  我来不及多想,匆忙往公司赶去。  由于临时抱佛脚,我的讲解会依旧不是很理想,倒也勉强过关了,领导表示满意,但大叔给我的金句我好多都没用上,有些小遗憾。  下班后回到家我吃完饭倒头就睡,感觉再撑一天我会猝死。  就这样一直睡到凌晨1点,我醒了却怎么也睡不着。  感觉生物钟都被打乱了,打来手机,看到有一条大叔发来的微信:或许你不信,三年前在百合网看到你的照片,我就觉得,你会是我的人,再晚一点也没事。(当时的原话已经忘了,大概是这个意思吧。)  当时我就觉得大叔很会撩人,当然我也是不信他的话的,后来,他给我看了百合网的后台,从今年往后推,4年之内,他就给我一个人发过消息,也有可能他骗我记录被他删了,这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  我没回,然后一晚上都在想大叔的事,就目前看来。以他的条件,肯定是不缺女人的,而且他说自己离异,这也有待考究,毕竟这个世道,隐瞒自己婚姻到处骗小姑娘的渣男不要太多,我对大叔都是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,或许他这个年纪只是想找个人玩玩。  想了一晚上我又觉得自己很可笑,我想这么多干嘛?大叔离过婚,就算再有钱我爸都不会同意的。  尽管我开始觉得上了年纪的大叔也很有魅力,起码,会照顾人,比外科男暖太多了。  就这样我跟大叔一直保持着联系,但是他很忙,从那以后就没再来过县里。  直到有一天,我爸要我去相亲。  我爸和我谈的时候我探了探我爸的口风,我说我有一个闺蜜嫁了一个二婚的那男的很有钱,比她大十岁。  结果我爸哔哔哔就来了:你闺蜜是看上了人家的钱吧,大十岁的老男人无非就是看你闺蜜年轻,等你闺蜜不年轻了就等着哭吧,还有,亲戚要是问起来,我看她爸妈都没脸说,好好一姑娘,干嘛嫁个二婚的。  我老爸很激动的样子,看来是没戏,我想了想,答应了老爸去相亲。  据说相亲对象是一个公务员在税务局上班,比我大2岁。  媒人约好了周日晚饭。  然后周五那天晚上我跟大叔说了我周日要去相亲,大叔炸了,说,不许去。  我说我套过我爸话了,我爸绝不会同意我嫁一个二婚,你不用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,没用。  大叔说,我去跟你爸谈。  我说你别啊,会被我爸揍得。  大叔说,要是谈的下来,揍一顿也值得。  我说女人这么多,你干嘛非看上我?  大叔说我就是看上你了,你去相亲试试  我说我已经答应我爸了。要不我就去看看……  不行,你敢去试试……  我没想到大叔的态度那么强硬,我当时后悔告诉他了。  我说那好吧,我不去了……  我当时是骗他的,我都答应我爸了,不去还不被我爸骂死。  大叔说,这就乖了……  然后我万万没想到……  星期天下午三点的时候大叔来了……他打我电话问我在哪儿。  我说在家啊,干嘛?  大叔说,我到你们县里了,你出来,带你去玩儿。  我当时就懵了,大叔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?知道我骗你,所以特地三点赶来截胡?  我顿时乱了,我说你来怎么都不跟我说?我有事呢。  大叔说,跟你说你会让我来?什么事?相亲吧?  我说不是,我是真的有事。  大叔说你骗不了我,快出来,我知道你要去相亲。  我看骗不下去了,就坦白的说:我真的就去看看,半小时就好,我答应我爸了,不去我会被他揍死的。  不行,你最好乖乖的给我出来。大叔态度很强硬。  我说不要。  大叔说你不告诉我我也查的到你家地址,你信不信?  我顿时怕了,他知道我号码,有人的话肯定能查出来。  我想了想还是去找他了。  上车后大叔的脸臭的可以,一路没说话,车开着开着就上高速了。  我急了,我说你去哪儿。  他说,去上海。  我说去上海干嘛?我不去,你放我下车。  大叔没理我,自顾自的开着车。  我当时真的很害怕,虽然那个时候已经跟大叔聊了一个多月了,但是也就见过三次面。  我在车里不停的吵着我要下车,吵到后来,我都哭了。  大叔看我哭了,心就软了,你哭什么呀,我又不会把你卖了。  我要下车!我放我下去!  大叔拐了个歪,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,然后对我说:你确定?这里可是高速。你下去干嘛?散步啊。  我看了看窗外,然后我就不说话了。  大叔继续开着车,大概五点这样我爸开始打我电话了。我这下这下真的急了,我说我爸打我电话了,怎么办?  大叔说,我帮你接?  我说不要  我没敢接,傻傻的看着手机一遍一遍的响着。  大叔看不下去了,一把夺了过去干脆把手机关机了。  “完了完了,我回去要被我爸骂死了。”  我捧着手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  大叔幸灾乐祸的笑着:那你不用回去了,跟我走吧。  你别开玩笑好吗?我一点都不了解你,我除了你的名字年龄,其他的一无所知。  大叔说,那你想知道什么,问,我都告诉你。  我顿时来了兴致。  你叫我问的哦,那我不客气了。  嗯,随便问。  你真的……离婚了?(其实我最怀疑的是这一条)  这我能骗你?等下给你看离婚证。  好啊,那你跟你前妻为什么离婚?  大叔沉默了一下:性格不合吧,我跟她结婚8年,她自己有个公司,整天国内外的跑,我们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,别说夫妻生活了,我想让她别干了在家休息就好,赚钱的事我来,可她不听,时间长了没感情就离了。  那你儿子呢?  我儿子五岁,给我前妻了,我负责给抚养费。一年到头,也就暑假寒假会过来住几天。  你离婚后就没找过女朋友?  你说呢,当然找过啊,我离婚4年了,找过也很正常吧?  找过很多吧……  呵呵……不多,也就……一个吧。怎么,你吃醋了?  吃你个大头鬼,我冲他翻了个白眼。  喂喂喂,女孩子怎么可以说脏话?  我不仅说脏话我还会打人的,所以你最好还是离我远一点。我前男友就被我打过。  没关系啊,我愿意,随便打,我皮厚。  我无语了,没再说话,车里放着薛之谦的歌,突然很安静。  大叔在高速上转了一下午,突然又回去了。  我说你到底要去哪儿?  大叔说,去我家,你不是要看离婚证吗?想看什么都行,给你看个够。好突然啊,大叔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。  你……一个人住?我在想如果他爸妈在的话我会很尴尬的。  大叔说是啊,还有一个打扫做饭的阿姨一起住。  听他这么说,我总算是放心了些,去看看也好,免得他骗我。  然后谁也没说话,又沉默了很久,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 对了,你是做什么的?  大叔笑了笑:和你们公司是同行吧,所以我还挺傻的,还给同行做项目计划书。  哈哈哈,想想还真是……  难怪呢,我还奇怪,大叔怎么能做的这么好,原来是同行。  你现在的公司给你开多少工资?大叔看着我问道。  我说干嘛,你要挖我去你们公司?  大叔说,我挺忙的,没时间三天两头跑县城里来。我给你多一倍的工资,你来我公司里呗,这样我能天天见到你了。  不行,我爹不会让我去的,我现在的工作是我爹给我找的。他就想我安安稳稳的留在县城里,然后找一户安稳人家嫁了。  你爹怎么什么都要管?大叔有点无语了。  我爹就我一个女儿,他很宠我,怕我嫁远了受欺负。  那你爹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婿?  我看着他忍不住笑了:其实我爹想让我找个上门女婿,让我娶个男人进门。  大叔无语的摇了摇头:什么年代了,还要找上门女婿,你家是有皇位要继承?  因为我家没儿子,所以我爹执念比较深,不过这几年下来,愿意上门的都是歪瓜裂枣,我爹都看不上,所以他几乎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。  那你觉得你爹能看上我吗?大叔问道。  肯定看不上啊,你年纪大离过婚,还有孩子,想都别想。  大叔一脸失望,好吧,被你说的一无是处,那你喜欢我吗?  ……我被他问愣住了,我沉默着没回答。  喜欢还是……不喜欢……  应该是喜欢的吧,我在心里想着。否则,我怎么会跟着他出来。  大叔又接着说,你要是喜欢,你爹根本不是问题,交给我,我会去处理,我会让你爹接受的。我说算了算了,我又不是来查户口的。  大叔说你可以常来,这里就我一个人住,我接受你的突击检查。  我说我才没那么无聊。  在他家里呆了大概一个小时,大叔没留我吃饭,反而带我去了上次他选的那家法国餐厅,这次我机灵的还没吃完就先去买了单,事后大叔一直念叨了好久,说没见过我这种女人,跟男人一起还喜欢抢着买单,让他脸上没光了,吧啦吧啦的,我说这顿本来就是我欠你的。  吃完后我说我要回去了,我再不回去我爸说不定要报警了,手机一直关机。还以为我被绑架了。  可大叔不让我走,说让我去他家住一晚,明早再送我回去。  我说你想干嘛?  大叔说不干嘛,你睡次卧。  我说不要,我坚持要回去,大叔拗不过我,只好大晚上的又把我送回去。  一路上,大叔一只手抓着方向盘,一只手抓着我的手。  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,我说大叔,我走了。  我正想开门,大叔一把拉住了我,然后又亲了我一下才放开我。  我心里小鹿乱撞,然后拉开门匆匆的逃离了。  或许就是从那一刻,我开始陷进去的。  我还没跑到家就收到了大叔的信息:可可,小嘴真甜。  我说我要你赔。  赔什么?  口红!  大叔发了个笑脸:好,下次来,赔你一打。  我到家的时候本来以为我爸已经睡了,可一开门,发现我爸正坐在沙发上,手撑着脑袋。  看到我,他就炸了。  你死哪儿去了?现在才回来?手机还关机。  我说我不想相亲,让他以后别瞎折腾了。  我爹被气的不轻,一直念叨我,我都被他念哭了。  还说我把他脸都丢光了,答应了又不去,那个男的怎么怎么好,念的我一晚上没睡。  大叔到家后又给我发了消息,说,你爹训你了?  我说是的,我爹快被我气死了。  大叔没回。  第二天我又顶着个熊猫眼去了公司。  几天后,公司出了消息,说要去泰国旅游,一时间同事们都很高兴,时间定在了下个月。  我开始在网上买裙子买泳衣……  然而就在去泰国的前几天中午,我的前男友外科男,突然加我微信(之前分手后被我删了)。  我奇怪呢,他又加我干嘛?我想了想还是加了进来。  还不会是叫我去参加婚礼吧?  我在心里乱猜着。  刚加进来,外科男立马发了一条信息,问我吃午饭了没。整个文有点不按正常人写,首先,相亲是自己可以选择的,除非自己讨厌相亲(前面也没提出来)为什么不去相亲?难道只是因为被大叔掳走?按正常的女想这事八字没一撇,如果不是看上了大叔某些,决不可能上车,就算上车也要相帮回去,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,凭什么被没有自己的选择权?其次,大叔掳走你一晚上,电话也不给家里打?不让接?你让家人着急,大叔这么强行掳走你,只是见过几次面帮你把项目书搞好,就这样你就愿意被掳走?之后也没反省自己大叔这种行为这么不为你和你家人考虑,你没想过以后即使你们能一起,你的生活还有选择权吗?我说吃了,你加我想干嘛?  外科男说,半年多了,你过得好吗?  我说挺好的,难道你过得不好?  他说,我突然很想你,很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候。  这是要求复合?我猜着外科男的心思,心里莫名的觉得很爽快,因为当时是他提的分手,所以楼楼至今都心有不甘。  我说,在一起的时候不想,分手了还想什么,你的莺莺燕燕那么多,想的过来啊?  外科男说,你还在生我气吗?我知道我错了,分手那么久,现在想想还是你最好。  现在知道我好了?当初干嘛去了?  我说然后呢,你想干嘛?  他过了好久才回,发过来一大串字,但意思很简单,问我还能不能重新来过?说忘不了我什么的,还说他想结婚了,我都怀疑他在别的女人那里受了什么刺激。  我说算了吧,过去的都过去了,现在大家各自生活也挺好的。  他说,能再给个机会吗?让我弥补一下。我想了很久,才有勇气联系你。  我说你这样有意思吗?都分了这么久了。  他说,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?  我盘算心里的小九九,思忖半天,回了两个字,没有。  我承认,那个时候,对他还抱有一点幻想,毕竟好几年的感情了,我这人比较恋旧。再说,他是我的理想型。  然后外科男开始约我,说晚上能不能一起看个电影。那天正好战狼2上映,当时战狼1是我们刚在一起时去看的。  我早就想去看,奈何没人陪,本来想去约同事的。  我说好,然后外科男就在网上买了票。告诉我晚上7点。  我吃完饭,回家换了套衣服,补了个妆,然后便准备出门。  我爸问我去哪儿  我说和外科男去看电影  我爸来了兴致,说你们复合了?什么时候的事?难怪你不要去相亲呢。  我说没有,就去看个电影。  我爸一头雾水的看着我  我到电影院的时候6点半,外科男还给我买了一束花。  我说我跟你在一起2年你倒是从来没给我买过花,这下分手了,反而开始送花了。  外科男说,我以前不知道你喜欢,以后我都给你买。我说有以后嘛?  他说,那要你说了算。  我没再理他,电影很精彩,看到一半,外科男想拉我手,我一把把他甩开了。  然后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我收到了大叔的短信,问我在干嘛。  我说,在看电影。  大叔说,和谁?  我说前男友,你信吗?  大叔说,不信。  然后我偷拍了张外科男的侧脸给他。  大叔应该认识外科男,因为我之前总是在朋友圈发合照秀恩爱。  大叔说他看了整整两年。然后总算分手了……  照片刚发过去,没一会儿电话响了,  我心里有点暗爽,我喜欢看大叔炸毛的样子。  我看了外科男一眼,什么都没说,只身走出去接电话。  其实我是作,我闺蜜总是这样说我。  我当时心里是这样盘算的,大叔从相亲那事后就没再来过,他真的很忙,每天基本到九点十点后才有自己的时间。每天不是在外面跑就是有饭局,我一个女孩子又不能明说,我想他了,去找他我又拉不下脸。正好前男友送上门,我想着正好可以利用他把大叔惹炸毛,然后大叔就会像上次那样火急火燎的来找我。  可是我失算了……  刚接起电话,大叔的语气很不开心:可可,你给我回去。  我说我马上就看完了,看完就回去,电影很好看呢。  大叔说,你和前任是几个意思?  我说什么意思都没有。就简单的看场电影。  前任是不是找你复合?  是……是的……  你行!大叔留下两个字就挂了电话,气冲冲的。  完蛋了,大叔生气了。  不过我当时没理他。  我正想回去继续看,正好电影结束了,外科男出来问我,谁打的电话?  我说关你什么事,我回家了。  外科男拉着我,说吃完夜宵再回去吧。  我说我不饿,然后我急匆匆的回家了。  洗完澡收拾好自己,已经11点,躺在床上我给大叔,发了条信息。  我说,大叔,你生气了?我到家了。大叔没回,然后接连几天。无论我给大叔发什么,大叔都没理我。  不理我就算了,反正也是半路捡来的大叔,我没耐心了,心想,老男人的心思真是难琢磨,累!  然后我也没再给他发信息,想着真不理我就算了,好在交往也不深,不至于要死要活的。  然后又过了一周,我打包好行李,和同事们一起出发去了泰国。  其实这是第二次去泰国了,上一次是一年前和外科男一起去的。  登机前我发了条朋友圈:故地重游。底下,还附了一张去泰国的机票照片。  随后,我便将手机关机了。  等我抵达泰国再次开机的时候却发现手机提示我,有几个大叔的未接电话。  大叔竟然又联系我了……  我看着手机上大叔的号码,心里痒痒的。  要回吗?我正在犹豫着,手机突然又响了。  大叔又打来了!  我心里跟抹了蜜似得,急忙按下接听键……  怎么,前几天给你发信息不理我,现在舍得理我了?  你去泰国了?大叔问道。  是啊。  跟你的小白脸前任故地重游吗?  我瞬间愣了一下,难道大叔看到我的朋友圈觉得我这次是跟外科男一起去?  也难怪,上次跟外科男去的时候我在朋友圈晒了好多照片,大叔肯定知道。  不是,我这次是公司旅游。我解释道。  你就骗吧,小骗子。大叔不相信。  真的,没骗你。真的是公司旅游。  那你等着,我来找你。大叔的话里醋劲很大。  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,我说你真的假的啊?我这里一堆同事呢,你又不认识,你来干嘛?  来好好管管你,我看你都要红杏出墙了。  谁红杏出墙了?大叔你能不能说句好听的?  我赌气的说,好,你来,谁不来谁是孙子。  同事看我接电话掉队了便开始催我。  我说我不跟你说了,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。  大叔这么忙?真的会来吗?我有些半信半疑,不过大叔似乎不怎么按常理出牌。  之后的几天,跟同事们玩的很开心。  因为是五日游,所以感觉时间过得很快,我一直在等着大叔,可他根本就没有来。  第四天的时候我有些失望的给大叔发了条信息,我说你个孙子,骗我!  大叔回了句,没大没小。  我说你欺骗我感情,说好来找我的。  大叔说,本来是打算来的,可临时出了点事,走不开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我去接机。  这借口也太假了,忽悠我就直说。  我说不用了,谁知道你是不是又骗我。  大叔说,乖,泰国有什么好玩儿,我国庆带你去马代。  切,你又哄我呢?  到底什么时候回来?  我说明天。  那好,我明天去机场接你。挂了电话,突然有点小期待,明天可以见到大叔了。  第二天,下了飞机我给大叔打了个电话,大叔说他已经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了。  刚上车,大叔便拉着我的手不放开:我没骗你,真的是突然有事。下次补偿你,你想去哪儿都行。  我说这理由太假了,反正我是不信。  正说完,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,竟然是外科男打来的。  这就尴尬了。  我侧过头看了大叔一眼,不知道该不该接。  大叔撇了一眼我的手机:哟,前男友,接啊,干嘛不接?  我想了想,按下了接听键,可一句话都还没说,手机就被大叔抢走了……  喂,你……  我想去抢回来,但他在开车。我又不敢动作太大。  大叔当我面开了扩音。  外科男问我泰国回来了吗?  大叔霸气的来了一句:你给我听着,以后再骚扰我女朋友,我就不客气了。 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,外科男怕是懵了,过了好久才说一句,你是谁?  还没等大叔开口,我急忙将手机从他手里抢了回来,然后把电话掐断了。  所以,我是你女朋友了?我看着他问道。  你愿意的话,也可以是老婆。  大叔这情话说的贼溜。  我咬牙,没再说话,心里暖暖的。  大叔开着车带我去吃了晚饭,然后又回到他家,奇怪的是,今天保姆阿姨竟然不在家。  我说阿姨呢?  大叔说,她上大学的儿子回来了。所以我今天放她假了。  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是故意的。  果然,下一秒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。  他说,可可,晚上别回去了,陪我。  我脸一红,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:不行,我得回去,我明天还要上班。  你放心,我保证明天早上8点前把你送到公司。  我说不要,我没准备好。  大叔一把将我拉到他身边,伸手抱住我:这还需要准备?  我说我没想好。  大叔说,你还需要想什么?赶紧想。  我说我不要,大叔你是不是就为了这个。  大叔摇头:你这个女朋友一定是假的。  我不干,我缠着大叔一定要送我回去,大叔没理我,说要回去,自己想办法。  我有些火了,然后打电话给我闺蜜。我说你能来市里接一下我吗?有一只大灰狼想吃了我。  话还没说几句,手机又被大叔抢了,他臭着脸掐断电话看着我:我真是服了你了,你睡次卧,一人一间,不碰你,行了吧?再不行我要开除你这个女朋友了。可可真是你啊,前几天也有人转载我还看到你回复他说自己要发的,没想到真来这发了……哈哈,美柚,微信,天涯……真是每次都没错过啊!好吧。感觉到大叔有点生气了,我没再坚持。  大叔带着我去了楼上,说,想睡哪间,自己选。  我说好也,然后我就去看房间了。  看了一圈,我拉着他说,就这间,这间装修最好。  大叔笑着说:你确定?这间是我的。 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,没说话,然后朝另外一间走去了,我还以为左边那间是他的。  看完房间,我两窝在沙发上看电影,没一会儿,大叔起身去洗澡了,说洗完再看。  大叔刚走,他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叮咚响了一下,我习惯性的看了一眼,是一个女人发来的微信,问他明天晚上有没有空。  我抓起手机想一看究竟,可发现大叔手机有密码,我进不去。  我有些窝火的把手机又丢回到沙发上,心里胡思乱想,大叔不会跟外科男一样,也有很多的莺莺燕燕吧?  然后越想越多,就没心情看电影了,我打开行李箱,拿出一套睡衣,打算洗洗睡了。  洗完澡后,我锁上门,然后钻进被窝里。  没一会儿,大叔来敲门了,问我电影怎么不看了。  我说我要睡觉了,让他自己去看吧。  大叔察觉到我有点不高兴,问我怎么了?  我说没事,我睡了。  大叔没说话,好像走开了。  我也没心情睡,还是胡思乱想,觉得大叔肯定女人很多。  没一会儿,我听到大叔拿钥匙在开我门。我急忙从被窝里钻出来打开房间里的灯,大叔已经进来了,然后还把门关上了。  我说大叔你干嘛?  大叔走到床边毫不客气的掀开我的被子:你说呢,让你行使一下做女朋友的职责!  我急忙闪到了床边,看着他一脸警惕:大叔,你说好一人一间,不碰我的。你怎么说话不算话?  我有说过吗?大叔不要脸的懒掉了。  你……  我用力想推开他,可他却翻身一把将我压在了身下。  你走开……我用力的推着他。  大叔将我的双手压在床上不让我动:不把你办了,你老朝三暮四的要惦记着别人。  那你也不能这样对我。我有些慌了,大叔力气好大,压得我动都动不了。  我没想到大叔会来强的,真是藏的够深。还骗我说不碰我什么的,都是套路。  他没说话,我只听见他粗重的喘息声,他低头亲了下来,压得我喘不过气。  我想躲开他,可根本就躲不开,大叔开始扯我的睡衣。  把我睡衣的一颗扣子都扯掉了。  然后的事,大家自行想象吧。  一半强迫,一半自愿。  大叔太强势,我没守住,让他得逞了。  完事后,大叔侧身抱着我,手很不老实。  我有些生闷气,没理他。  大叔说:你搬来住吧,我不想你走了。  我拿开他在我身上的手:你是不是经常带女人回来?我是第几个?  大叔说你又怎么了?我看着像女人很多的样子吗?你以为我什么女人都往家里带?我说你去洗澡的时候我看到有女人给你发微信,问你明晚有没有空,是想约你吧?  大叔笑了:你看我手机了?  我说你手机有密码,我哪里看的到?就看到屏幕上弹出来一条。  大叔依旧笑着,脸上的酒窝越发迷人,他没说话,拿出他的手机,把我的指纹录了进去。  然后又把手机丢给了我:没有秘密,你随便看。  我没客气,开始翻他的手机,微信里群很多,应该是公司群,汇报工作用的。基本都是工作上的事,他只看不怎么回,大多只说两个字,好的。  然后我翻到了我看到的那条信息,聊天记录以那个女的为主,他回复的很冷淡,那个女的问他明晚有没有空。他也没回。  看的出来,那女的对他有意思。  我问大叔,她是谁?  大叔说一个北京的客户。  我说她好像喜欢你。  大叔懒掉,说,人家怎么想我怎么知道。  大叔这智商,不可能不知道。  我问大叔,她漂亮吗?  大叔说,没你漂亮,没你年轻。  我说人家问你呢,你干嘛不回。  大叔说,你帮我回,就说没空。  然后我很乖的给那女人打了两个字回去:没空。  可是没一会儿那个女人又回了过来:那你什么时候有空,想跟你吃个饭这么难?  我一把将手机丢给大叔,我说人家约你吃饭,你自己去回。评论 好好爱自己lj:对,作为一个成熟的大叔,如果尊重楼主当时的说法就不能这么霸王硬上弓,就这点,觉得大叔不可靠,除非楼主认栽一开始喜欢大叔强势那就另说大叔收起手机说,没关系,不用回。  我有些不爽,我说我可以把她删掉吗?  大叔说不行,她是大客户,不能得罪。  我有些不开心,转身背对着他,没再说话。  大叔立马抱了上来,轻轻的在我耳边说:你掉醋缸里了?这么不放心我,你搬来住好了。  我说怎么可能,我还要上班,住你家,每天来回两个多小时?我有病啊。  不是叫你别上了,我养你。我从市里跑去县城真的不方便。  你觉得可能吗?我爸要是知道还不打断我腿。  然后这一夜,我几乎没睡,因为我认床,怎么都睡不着。  好不容易天亮了我有了睡意,大叔却醒了,他不安分的又开始折腾我。  等他出门送我回县里上班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,我看了看时间,看样子今天是要迟到。  正好车子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,我想到了什么,我说大叔你停一下,我去买点东西。  大叔没问,找了个地方靠边停了。  然后我急匆匆的跑药店里买了盒紧急避孕药,然后又去隔壁的便利店买了瓶水。  大叔昨晚没措施。  一上车他就问道:你哪里不舒服吗?  我说都是你害得。  我拧开矿泉水,刚想吞,大叔一把抢走了我手里的药,他看清楚后,打开车窗,一把丢了出去……  我说你干嘛啊?我有些窝火,好好的丢掉干嘛。  大叔看了我一眼:不许吃,太伤身体。  不吃有了怎么办?我反问他。  大叔幸灾乐祸:有了就有了,那正好,你爹不得不同意了。  我说我可不想现在生孩子,我还没自由够呢,我想结婚后再过几年两人世界。  大叔说行,那我下次带tao。  大叔把我送到公司,自己又急匆匆的赶回市里。  我想了想,又跑去药店买了盒避孕药,瞒着大叔,偷偷的吞了。目前看这个大叔就是有点钱,然后态度强硬,霸道总裁。楼主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,喜欢这一型的。没觉得他有多尊重你和爱护你啊,家长面都没见,就直接想让你怀孕,不尊重人啊大叔发来个坏笑的表情:那要看你表现,你要是主动点,我可以多来几回。  我说滚,你把我当什么。  大叔说,明天早点去公司等着,有惊喜。  我吓一跳,说干嘛?你不会要来我公司找我吧?  大叔说,等着,明天就知道了。  我顿时好奇心上来了:大叔,你给我说清楚,你到底要干嘛?惊喜不会是惊吓吧?  过了好久大叔才回我:放心,是惊喜!我要忙了,先不跟你说了,一个人别乱逛,早点回去睡觉!  尼玛!你倒是给我说清楚,讲话讲半句是什么鬼?  你不说清楚我今晚会睡不着的!  大叔大叔!  我接连给大叔发了几条信息,可大叔都没回我。  第二天一早,我真的提前半小时就到了公司,我就怕大叔会突袭我,公司里那么多同事,碰上了尴尬不说,我那些同事都好八卦的。  可我一直等到十点都没有动静。我们11点半下班,11点多的时候,我正在忙,前台突然冲我大喊:可可有人找。  我吓一跳,心想,大叔真来了?我急忙起身跑了出去,可在门口等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大学刚毕业的样子。  我心想这小伙子我不认识啊:你是谁啊?找我?  小伙子尴尬的笑笑,从地上抱起两个盒子塞到我怀里:郑总让我送来的,我在高速上走错路了,浪费了一个多小时,不好意思啊!  我接过两个盒子,说谢谢啊。心想,这小伙子真不靠谱。  小伙子说,那我回去了,可可美女,麻烦在郑总面前多说几句好话。随后他冲我挥了挥手,转身就走。  我抱着两个一大一小的盒子回了办公室,一时间,女同事都围了上来。  前台小江美女特别八卦:可可,那个帅哥是你男朋友?藏的够深啊你。  我说不是,可没人相信。  我倒还没来得及打开盒子,我同事帮我代劳了。大点的盒子里是一束好大的满天星,我一米六七,有我人一半高。五彩的那种,很美。我记得大叔问过我喜欢什么花,我说满天星,我喜欢好多好多的满天星。  而小盒子里装了十支口红,每个牌子,色号都不一样。看样子,是用了心的。  口红的盒子里还留了一张卡片:赔你的一打口红。  只是我奇怪,大叔一个大男人,懂得真多,如果不是情场老手,那肯定是请教过哪个女人。  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较大。  办公室里炸了,女同事都围着我问东问西:可可,哪里搞来的小鲜肉?好帅。  这十支口红全是大牌,得好几千。  够可以的。  连公司上了年纪的大姐都说:唉,年轻真好,我要是再年轻个十几岁,估计还能去泡几个小鲜肉。  大家还在八卦,我偷偷跑出去给大叔发了条信息。  我说坏了,我同事都以为你叫来的小帅哥是我男朋友。  没一会儿大叔给我回了消息:怎么样?我可把我公司里最帅的一个给你派去了。  我说你公司最帅的不是你吗?  大叔发了个摸头的表情:小嘴越来越甜了,没白疼你。  我说我比较喜欢花。  大叔说,那我明天来再给你带一束。  我说算了,要这么多也没用。最后都得进垃圾桶。  没说几句,我说我去吃饭了,晚了食堂就没菜了。  大叔说,你太瘦,多吃点。  我说我不瘦啊,最近都胖了好几斤。  大叔有些嫌弃的说,嗯,你再瘦下去就变男人了,该瘦的地方不瘦,该胖的地方不胖。  我说你什么意思?是嫌弃我胸不够大?还是屁股不够大?  大叔说没,我要求不高的,比我大就行。  我说变男人也没关系,我可以去韩国变回来的。  大叔说你敢去,别整有的没的。  我说你不是喜欢大的。1000+的口红大多数都是高定限量,有钱也买不到的,ysl,纪梵希,香奈儿这些口红又不是特别贵的普通的100+就可以拿到。你家大叔怕不是言情小说男主要啥有啥哦。大叔说,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做的手感不好。  然后这句话刚发出来就被大叔撤回了。  好在我正好看到了。  我愣了一下,妈的,信息量好大。  我说你撤回干嘛?摸过做的是吗?  ……大叔给我发了串省略号,然后开始不理我了。  我说你给我说清楚。  到下午,大叔才给我回:别闹!明晚过来跟你说。  下班后我把口红拿回了家,满天星依旧放在办公室,我怕我拿回去我爸又巴拉巴拉的追着我问个没完。  然后口红拿回去还是被我爸说了:他说我神经病,买那么多口红吃呢吧?是不是钱多的贴墙壁了?  我说你管我,我又不花你钱。  我爸说,还不能说了。你看看你的梳妆台。跟化妆品专柜似得。  我说爸,求你了,能不能别念叨我,我头都大了。  我爸说我也懒得管你,然后出去和朋友打麻将去了,这是他的日常,晚饭后没什么事的话,几乎都是去麻将。打到很晚才回来,偶尔会夜不归宿,我很怀疑他去干嘛了。  我说爸,我明天不来了,住套房,我养的乌龟和绿萝再不去浇水就要死了。  我爸临出门前看了我一眼,说随便你。  第二天一下班,我就跑到商场打算给大叔买件礼物。  总是收大叔的东西有些不好意思,礼尚往来还是需要的。  其实,是我想讨好他。  转了一圈。觉得没什么合适的,后来看到一件衬衫不错,我就买了,花了我六千八。  出商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,大叔给我发了信息,说老地方。然后又把房号发给我。  我开心的拎着衬衫,往酒店走去。 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,我竟然在酒店门口。碰上了我爸的朋友。  小县城就是这样,上个公共厕所。都能碰上熟人。我倒是没看到他,他远远的就喊我:哎,可可……  啊,叔叔……我懵逼了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看着他觉得好尴尬。  万幸万幸,大叔没在我身边。  他问我,你来住酒店吗?  我胡扯了一句。我说没有,我一大学同学来这儿玩住这酒店里,我过来玩会儿。  叔叔没说话,一脸怀疑的样子,寒暄了两句就走了。  今天什么日子?我真是出门应该看黄历啊!  我臭着脸继续往大叔的房间走去,一边走着,一边越想越不对劲,我爸朋友会不会告诉我爸,我跑酒店去了。  我爸知道了,会不会跑过来找我?  我还骗他说我今晚住套房来着。  想多了,心里就不安,不行,我还是得回去。  晚上和大叔的约会看来是要泡汤了。  找到房间,敲开大叔的门后我把手里的衬衫塞给了他:给你的,礼物。我要回去了……  我转身想走,却被大叔一把拉了回来:你怎么了?搞什么?  我转身一把抱住了他:我说大叔,我运气真好,我在酒店门口碰到我爸朋友了,我觉得他会告诉我爸我在酒店。我爸要是知道我没住家里,  八成会找来。所以我晚上不能陪你了,我要回去。  大叔没撒手,将我拉进了房里:我千里迢迢来找你,你就忍心把我一个人晾在房间里?  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爸要是真知道了,我就完了。  大叔有些火了:你爸为什么不能知道?我单身你未嫁,为什么就不能告诉你爸?还是你压根就只是想跟我玩玩?  你觉得我这个年纪了,我玩得起吗,倒是你,你应该不急。 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我是认真的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我有这么让你不放心吗?说到底,你还是嫌弃我离过婚有孩子是吧?大叔一语戳破了我。  我侧过头,咬着牙,没说话。  没错,我跟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离过婚,有孩子。  我爸不同意不说,连我自己也很纠结。  但是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,但在大叔心里,等于已经默认。  不想还好,一想我就能整夜失眠。  无数个夜晚我失眠都在想这个问题,我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,离过婚真的没关系吗?最大的问题是还有一个孩子,我真的要给人家当后妈吗?我以后要怎么处理我跟他儿子之间的关系?在他心里,我跟他儿子,肯定是他儿子重要。  嫁一个二婚等于是在踩我爸的脸。  有钱又怎样,是马云也没用。  想到这儿我就觉得,认识他是一个错误,我庸人自扰之。  大叔看我不说话,又继续说道:可可,我的过去已经存在,我改变不了,而且我这个年纪,没结过婚你觉得可能吗?我以为你接受了我就等于接受了我的过去,没想到你还是在嫌弃我。  我低着头,没说话,也不知道怎么说。  房间内突然安静了,大叔点了根烟,沉默了许久。  大叔是真的心烦了,之前跟我在一起,他都忍着,没抽烟。  过了许久,大叔叹了口气,说你给句话。  我心里好乱,真的好乱……  我说你别问了,我现在不知道。  大叔看着我点点头,随后转身抓起放在沙发上的公文包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  我送他的衬衫,他没带走。 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眼泪忍不住往下流。 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,没刷牙也没洗澡,我趴在床上忍不住想哭。  心好累,真的好累……  我觉得我这样到明天早上我会疯掉的。  我想了想,打电话给闺蜜:我说你睡了吗?  闺蜜说没,正打算去洗澡呢。你想我啦?她说你不够意思啊,最近忙什么,都没联系我。  我说你别洗了,陪我去撸串。  闺蜜说好啊,只要你请客。  我说行,你把我吃破产都行。  然后我们约在了一个烧烤店。  等闺蜜来的时候我已经四瓶啤酒下肚了,有点晕晕乎乎的。  我不怎么会喝酒,但是那天我只想把自己灌醉。  老板可能觉得我是神经病,闺蜜说我那天叫了二十串年糕,二十根羊肉串,二十根鸡翅,还有一打生蚝,一打扇贝。  上齐后堆的跟山一样。结果三分之一都没吃完。  事后闺蜜骂了我好久,说我神经病,害她年糕吃的第二天胃疼。  闺蜜看我眼睛红红的,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就觉得事情不对。  她还没坐下就诧异的问道:你怎么了?大叔看我不说话,又继续说道:可可,我的过去已经存在,我改变不了,而且我这个年纪,没结过婚你觉得可能吗?我以为你接受了我就等于接受了我的过去,没想到你还是在嫌弃我。 我37岁,没结过婚,没小孩。 多可能的事啊。 我大楼主10岁。和楼主的大叔一样大。就是没楼主这大叔这么事业有成。我说你别问了,陪着我就行,你吃烧烤我喝酒,我说你就别喝酒了,免得我们两人都喝断片了被变态背走。  闺蜜说,行,正好我感冒了也喝不了,你到底怎么了?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。  大叔的事闺蜜并不知道,我这人心里挺会藏事,大叔年纪大离过婚,我和他搞在一起,说出来毕竟不好听。  刚开始闺蜜问我我还没说,后来喝多了就没忍住。  我说我爱上了一个大叔,比我大十岁,离过婚,有儿子。  闺蜜惊呆了:真的假的,你不是很抵触二婚的嘛?还带着个孩子。  我说是啊,可我就是爱上他了。  闺蜜问:什么样的大叔?  我说,有点像陆毅,特别是笑起来,两个酒窝特别像。  闺蜜惊叹道:难怪你喜欢,长的像你偶像。  我没说话,闺蜜又接着问:大叔是不是很有钱?  我说看着是吧,到底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。  你哪里认识的大叔啊?不会是你爸朋友吧?她想象力还真丰富。(我爸朋友有好多都很有钱,圈子问题吧,我觉得我爸出轨都是被他们带起来的。那段时间我爸妈闹着离婚,我心烦,经常跟我闺蜜说我爸的事。)  我说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能跟我爸朋友搞一起?网上认识的,百合网。  闺蜜说,你怎么沦落到百合网找男人了。  当时注册着玩的,谁知道招来这么个大叔。  闺蜜说,你小心点。百合网骗子很多的。特别是那种冒充大款的骗子。  我说骗子应该不是,我去过他家,离婚证都给我看了。  闺蜜问:大叔到底多有钱?  我摇摇头:我只知道他有个公司,开宾利,住别墅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对了,他住的那个小区我在网上查了,房价在3万左右。  闺蜜说,那可能还真的是有钱,那你这副鬼样子干嘛?我还以为你被骗了。  我刚刚和大叔吵架了,大叔说我嫌弃他离过婚有孩子,我还不敢让我爸知道,大叔觉得我在玩他,连夜回市里了。  闺蜜激动了:当然不能让叔叔知道啊,想都不用想,叔叔肯定不同意。有钱也没用,以你这条件,嫁一个二婚的不是让你家亲戚和你爸朋友看笑话嘛。  我头疼了,无奈的看着她:那你说我要怎么办?  别傻了,长痛不如短痛,赶紧分手得了,难道你还真想给人小孩当后妈去?你醒醒吧,你爸找人给你介绍的,哪个条件不好?你至于要找个二婚的吗?我跟你说,后妈不是那么好当的,说不定人儿子还把你当小三看,以后有你苦的。  他儿子判给他前妻了,一年见不了几次。他说他儿子不是问题。闺蜜说,你真是被爱情冲昏头脑了,判给谁都是他儿子,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,虽然现在一年见不了几次,但以后他儿子要想跟着他爸住,他当爹的还能拒绝吗?我跟你说现在的小孩可坏了。你对他好,他指不定在背后怎么对你。他儿子就是一根导火索,一点就燃,要是出了点矛盾,你觉得他会向着谁?  当然是向着他儿子。我不得不承认。  对啊,就算他现在对你好,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变心,这种上了年纪的大叔最花心了,再说又有钱,你别想着会在你一棵树上吊死。  听了闺蜜这番话,心里真是越来越难受了,可我不得不承认,闺蜜说的很在理,可能这就是旁观者清吧。  我没说话,难受的继续灌着酒,  喝到最后,吐的不行,再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。 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在自家的套房里,闺蜜正在我的衣柜里找衣服。  我迷迷糊糊的,头疼的不行:我说你干嘛呀?  闺蜜说,我服了你了,你昨晚可是吐了我一身,我都没衣服穿了,借我一套,明天还你。  我冲他挥挥手,我说你随意。然后转身想再睡个回笼觉。  闺蜜一边在我的柜子里看着衣服一边说:对了,你那个大叔,昨晚来过电话。  一听这话,我整个人清醒了,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:我说,大叔来过电话?你接了?  闺蜜冲我点点头:我本来不想接的,可是他一直打,我就接了。  他说什么了?我一脸紧张的看着她。  闺蜜说,你怎么这么没出息,就你这样还想跟他分手?分的掉吗?  我说,他到底说什么了?  闺蜜无语的摇摇头:也没说什么,他问你在哪儿,我说你喝断片了,刚回来,他说麻烦我照顾好你,然后就挂了。闺蜜那样说起不到劝离的作用,朋友之所以那么苦恼肯定想过那些问题了,再一通指责只会封闭了朋友倾诉的欲望,之后都不寻求帮助了自己瞎捣鼓。应该先了解朋友真实想法,再对症下药比较有效听闺蜜这话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些窃喜,大叔还是关心我的。  闺蜜有些看不懂我了,她说,喂,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打算?不分手?还要继续?  我说我不知道,但是我现在不想跟他分手。  闺蜜真心无语了,你疯了吧?我看你是中邪了,现在不分,以后你只会更痛苦。  我说不行,现在分不掉的,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联系他。  行吧,那你自己看着办,我是劝你过了,你自己要往火坑里跳,别人也拦不住。我看只有等你爸知道了你才知道收敛。  我有时候想着,我干脆跟我爸摊牌算了,但我又不敢,我要是摊牌了,或许就真的结束了。  我起床洗了个澡再去公司,可依旧挡不住一身酒气。  那天公司里很忙,我没缓过来,昏昏沉沉的,生怕做错了事。  一直到中午吃完饭,我收到了大叔的微信。  大叔说:对不起,我昨晚情绪有些激动了。  我傻傻的盯着手机屏幕,大叔又发过来一条:你昨晚喝那么多干嘛?伤身体。  我说,我心里难过……你就这样走了……  大叔说,是我不好,我下午过来,你双休日不加班吧?我带你去玩。  我说你不忙吗?  本来下午打算开月会的,不过可以改到下周一。明后天有些事都可以推掉。  我说好,去哪儿?  大叔说,你想去哪儿?  我想了想,说,乌镇。  大叔说好,我接你下班。  看到大叔给我发的微信,我感觉天一下子放晴了,真的挺奇怪的,以前跟外科男在一起时,从来没有这么患得患失过。  我自以为我是一个很洒脱的人,决心离开的时候就能离开,可在大叔这儿,我做不到了。  我想着,能开心一天就开心一天吧,以后的事想那么多干嘛?以后再说。  我五点下班,三点半的时候大叔发我微信说他已经到了,在我公司楼下,我说我还有一个半小时。评论 逍遥外汇爱国爱家:中介素质普遍低就算了,在天涯口嗨算什么?不瞒你说,姐上海别墅2套,而且不是你所谓的郊区均价3万的水准哦,谢谢您的好意,看不上~患得患失不是出于什么真爱,情欲的作用,完全是对方把手手段高。我能告诉你自己最辉煌时同时有三个条件好的男生迷恋吗?对,就是你说的患得患失,光看着都会痴迷那种。说我玩弄感情吗,对不起,真的不是大叔说,不急,我先车里睡一觉,昨晚没睡好。  我说,嗯,你好好睡,等下开夜车会比较累。  然后我就坐不住了,好像在数着时间过似得,感觉那一个半小时比一天还要长。  好不容易,总算熬到了下班,我飞奔着跑下去找大叔,大叔还在睡,我敲了敲车门,大叔睡眼朦胧的看着我,然后把车窗打开。  怎么不上车?大叔问?  我说我要把车开回家,然后再拿两套衣服和洗漱用品。  大叔说好,你先开,我跟你后面。  然后我就把自己的车开回家了,大叔慢慢的跟在我后面。  停好车后,我跑过去跟大叔说:你等我一下,我拿点东西马上就下来。  大叔说好。  我转身飞快的往家里跑去,正好在门口碰上了我爸,我一紧张,心想,他应该没看到我和大叔吧。  我爸说你干嘛呢,要出去?  我说我和朋友去乌镇玩几天,星期天回来。  我爸八卦的跟在我后面:你是不是交新男朋友了?  我说,没有。  我爸说,还骗我,我昨晚打麻将听你们公司老陈说的,说有个小伙子又给你送花又给你送口红的,说你肯定交男朋友了。(老陈是我们公司经理,我爸发小,我的工作是他介绍的。)  原来大家真的以为那个小帅哥是我男朋友,我想着,干脆就让他这么觉得算了,免得三天两头又叫我去相亲。  我说老陈怎么这么三八,我想偷偷交个男朋友都不行。  我爸见我承认了,跟在我身后问东问西。  小伙子几岁啊?哪里人?干什么的?什么学校毕业?家里干嘛的?父母干什么的?  最后还来一句,听老陈说长得还挺好。  我一边整理东西一边对他说:爸,你别问了,我回来再跟你说。  我急匆匆的拉起行李箱正想走,我爸又一把拉住了我。  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一万块钱给我,意味深长的说:去玩可以,不过女孩子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,拿去自己开间房,别让小伙子占便宜。我脸一红,我说爸,你别乱说,我自己知道,然后抓着钱飞快的跑了。  为了保险起见,我拉着行李一直跑到小区门口,然后让大叔把车开出来,我才上他的车。  就怕被我爸看到。  上车后,大叔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区,说:可可,你家别墅不错啊。  我说和你的比,我家就low了。  大叔说,县里已经很好了,难怪你说你爸会不同意,原来我家可可是白富美,我压力大了。  我说你少酸我,你那一幢够买我家两幢了。县城便宜你又不是不知道。  大叔说,那我也要努力,否则你总是搞的好像跟我偷情似得。  然后看到我手上的钱又说:你捡的吗?拿手上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是吧?  我说我爸给的,他以为我跟你们公司的小帅哥去旅游,叫我自己开房住。  大叔忍不住笑了:你爸怎么知道这事?  我说我公司里有我爸的眼线,消息传的可快了。现在全公司都知道小帅哥是我男朋友,我爸还夸他长得好。  大叔笑不停:我送的东西,风头让这小子给占了,我本来是想快递过来的,想想还是叫人送过来比较有诚意。谁知道,他变你男朋友了。  我说今晚房间我来定吧。  我拿出手机,打算上携程。  大叔急忙说:不用,房间我已经定好了,你爸给的自己留着花。  我说你够速度的。  大叔笑笑没说话,先带我去吃了晚饭,然后再出发去乌镇。  我们到乌镇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,大叔先带我去找了酒店,将行李放下后才带我出去逛。  乌镇的夜景还是很棒的,夜晚的灯火阑珊倒影在水里,特别美。  大叔牵着我的手,漫步在河岸边,我突然觉得很美好,有一霎那间,觉得如果能和大叔两个人远离喧嚣,住在这里一辈子,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  我特别喜欢这里的寂静,黛瓦粉墙,拱桥如月,还有河岸边的灯火阑珊。  大叔说:你没来过吗?  我说大学的时候和同学来过一次,倒是一直想再来,只是没机会。  男同学?大叔低头看着我问道。  我说,是女同学好吗。  大叔说,你大学没谈过?周六乌镇去,第三次,周边没有什么其他地方,亲戚朋友来,乌镇,横店溜一下,乌镇小情侣去,享受清静的慢时光,穿回古代的感觉啊我说我大学的时候可专一了,暗恋我们学校的校草三年,快毕业了,我有些不甘心,托人去问人家qq,结果被拒绝,我当时可伤心了。  真的假的啊?大叔笑的不行。  真的!我还难过了好久。  大叔说,还好你被拒绝了,否则怎么轮得到我。  我说那你呢,说说你自己。  大叔笑了笑:我上学那会儿,可是学霸,年年拿奖学金。老师都是把我捧手里的。  切……奖学金我也拿过啊,我鄙视的看着他:我问你情史呢,你扯奖学金干嘛?真会转移话题。  大叔有些无奈:好吧,我说还不行嘛。大学那个是我初恋,在一起一年多吧,后来毕业了没在一块儿就分开了。我还没结婚她就嫁人了,现在孩子都两个了。  我说你大学那会儿,是不是很单纯的恋爱,就是牵牵小手,亲亲小嘴的那种?  大叔忍不住大笑说,怎么可能,难道你大学那会儿就是牵牵小手,亲亲小嘴?  我说我可跟你差了十年呢。再说我大学那会儿没谈,我净暗恋人家了,我当时可单纯了。  大叔说,那你初恋呢?不会是那个小白脸医生吧?  我咬咬牙,我说我不告诉你。  大叔威胁道:你最好老实说,否则你看我等下回房间怎么收拾你。  我说我就不告诉你。  话刚说完,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是我爸打来的。  我急忙做了个动作示意大叔不要说话。  喂,爸,有事吗?  我爸说,你到乌镇了?  我说,是啊。  房间开好了吗?  嗯,开好了。  那个小伙子,在你边上吧?  我看着大叔,忍不住想笑,我说,是啊。  我爸说,你把电话给他。  我吓一跳,我说爸你干嘛啊?  没干嘛,我就和他说几句话。快吧电话给他。  我侧过身看着大叔指了指我的手机,我说我爸要